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资生堂公益 >
共商公立医院运行新机制
时间:2018-10-10  来源:未知  作者:资生堂(中国)投资有
原标题:共商公立医院运行新机制

建立以行政隶属为主,属地管理为辅的绩效考评体系 积极推进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减轻医药费用负担 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大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力度

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是全面深化医改的重点任务之一,被称为深化医改最难啃的“硬骨头”。这场受到亿万民众关注的改革究竟取得了什么成效,存在什么不足,下一步应当怎样推动深化?

9月14日,在全国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启动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主持召开了一场双周协商座谈会,13位全国政协委员和相关部委负责同志汇聚一堂,围绕“巩固破除以药补医改革成果,完善公立医院运行新机制”这个主题,着眼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建言献策。

点赞:改革初见成效

医疗改革关系国计民生,一向牵动人心。为切实把改革最前沿的情况弄清楚,全国政协委员们从4月开始,进行了一系列调研。其中,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李斌、何维带领的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与农工党中央联合调研组,就先后赴北京、陕西、贵州、青海、内蒙古5省区市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多位参加调研的政协委员在发言中指出,基层医院和广大群众对这次改革给予了充分肯定,大家对取消实行了60余年的药品加成政策,将公立医院补偿调整为医疗服务收费和政府补助两个渠道,破除以药补医旧机制,推进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改革,实行药品分类和集中采购,开展药品价格谈判和医保目录准入谈判,降低药品虚高价格,完善医保支付方式,探索新的公立医院人事薪酬制度,推行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等改革,都给予了赞许。

调研组在贵州调研期间,走进遵义市余庆县人民医院门诊大楼,看到的是宽敞明亮的医生办公室,现代化设备齐全的医疗设施,以及舒适整洁的住院环境。座谈会上,余庆县人民医院院长介绍说,自取消药品加成以来,该院的药占比已由原来的42%下降到22.58%,对于减少的部分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等基本实现收支平衡。陕西省宝鸡市麟游县积极推行住院新农合患者中医药治疗费用全额报销制度,每年仅需县财政支出20余万元。据统计,自取消医药加成以来,我国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由2010年的35.5%下降到2017年的28.8%,为近20年来最低水平。

李斌在发言时表示,调研过程中接触的干部群众都非常明确地肯定了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认为改革是人心所向,方向和策略都是正确的。

提醒:难题急需攻克

“成绩不讲跑不了,问题不讲不得了”。政协委员在肯定改革成效的同时,对改革面临的问题和挑战给予了强烈关注。

何维在主题发言中表示,进一步提高改革积极性的问题要引起重视;政府补助渠道有待拓宽、财政补偿结构有待优化;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补偿总体未到位,动态调整机制普遍没有建立。由于相关综合改革进展缓慢,新机制综合支撑不够有力。

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农工党中央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曲凤宏发言说,医疗服务价格补偿以及公立医院长期资金投入和运行机制都存在明显问题,医疗服务价格改革还不到位,一些地方医疗服务价格调整仅停留在就加成补加成,未建立动态调整机制,调整项目少、范围小、幅度低。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提供的调查结果也表明,取消药品加成后,还有50%的医院价格补偿不到位,36%的医院财政补偿不到位,不同地区、不同医院之间差异较大。有两位委员提到了医保支付方式改革不平衡的问题。据调查了解,一些地方按病种付费覆盖的病种和病例不足,医保杠杆作用发挥不够。还存在有些药品、耗材价格仍然虚高。过度检查、过度医疗、不合理用药及隐性回扣等问题。

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谢茹委员指出,“补偿不到位”的原因有3个:调价时的经费测算“先天不足”,调整医疗服务项目的数量过少或过多,政府补偿不到位。由于一些地方财政对公立医院基本建设、设备购置、离退休人员经费、重点学科发展、公共服务任务及政策性亏损等6项补助资金与要求有较大差距,部分医院负债率仍然较高。

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局长于鲁明委员对医务人员薪酬问题作了分析:现行薪酬制度设计的不尽合理。于鲁明提供了一个调研数据:“北京市属医院医务人员工资的21%靠加班获得”,少数资深专家的高收入不能代表大多数医务人员的实际薪酬。

委员们有一个共识:改革之所以艰难,是因为要采取综合性系统性科学性都很强的措施,解开“看病难、治病贵”这个成因复杂、牵连广泛、利益交织、积弊缠身的“大扣子”。

建议:加大改革力度

参加双周协商的13名委员围绕深化改革、解决问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来自多个部委的负责同志现场与委员作了协商交流。

“公立医院改革应当毫不动摇地把公益性写在医疗卫生事业的旗帜上”“让百姓既能就近看病,又能享受三甲医院的医疗服务”“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要完成一场深刻的利益调整”……热烈的发言与冷静的建言,反映了这次双周协商座谈的根本追求:塑造一个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服务的高效先进医疗体系。

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孙咸泽委员建议:政府要承担好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等组织管理的职责,切实履行好领导、保障、管理和监督的办医责任;公立医院要自主尽责,主动向自己存在的问题积弊开刀。方来英委员建议,完善评价机制,“立规矩、建标准、抓考核”。建立以行政隶属为主,属地管理为辅的绩效考评体系,明确医院社会效益、技术发展和国有资产变化要求,将现代管理制度的治理机制具体化,实现工作目标可考核,管理团队有奖惩。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院长、党委书记王阶委员建议,应利用好中医特殊医疗形式防治慢病,发挥中医药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利用中医药的协同效应,更好地解决“看病难、治病贵”问题。疾控中心与公立医院在疾病防治方面衔接不畅,影响着健康中国战略的顺利实施。为此,戎蓉委员建议,建立政府对公立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完成指令性任务的考核评价机制和绩效奖励制度。

国家医疗保障局局长胡静林在回应委员建议时表示,积极推进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更好保障人民群众就医需求,减轻医药费用负担,支持医疗机构健康、有序发展。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焦红表示,下一步要深化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改革,提高审评审批的质量和效率,切实加强上市后药品特别是高风险产品的监管,督促企业落实质量安全主体责任,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提出,将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进行到底是唯一选择。要巩固取消药品加成改革成果,持续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大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力度,推动公立医院发展方式、管理模式的深刻转型。财政部副部长余蔚平认为,要按照公共卫生、医疗保障、计划生育、能力建设四方面来推进改革,进一步落实中央的权责,压实地方的责任,加强绩效考核。

《 人民日报 》( 2018年10月10日 19 版)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5 www.puremiLd-so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20387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