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资生堂公益 >
灾后疗伤的孩子如何“向好而生”
时间:2018-06-01  来源:未知  作者:资生堂(中国)投资有

  新东方德阳天元烛光小学校的孩子演练《武魂》。安鹏飞/摄

  四川什邡市元石小学的同学正在音乐室练习六一儿童节的合唱节目。安鹏飞/摄

  什邡中学的高中生们正在听俞敏洪的讲座,他们的脸上满是笑容。安鹏飞/摄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派太平盛世,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庭已经把悲伤埋在心底了。”5月24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来到四川德阳的一所乡村小学考察。这所如今以新东方命名的乡村小学曾在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中遭受重创,新东方于2009年无偿捐助人民币1000万元用于学校重建,经过3年的紧张施工后新校投入使用。这一天,俞敏洪不仅回访了这所小学校,而且还在什邡中学、元石小学与中小学生进行了互动交流。

  俞敏洪清楚地记得,10年前汶川特大地震,在映秀“书包都在废墟里,每个书包后面是一个孩子的生命”。他把自己团队所有人的钱都聚在一起,一一发给灾民。之后,为了援建灾区学校的事儿,他又来了四五次。

  十年生死两茫茫。当年初三学生小叶,现在已经是什邡镇上的工作人员;当年牙牙学语的孩子,现在已经是身手矫捷的小学生能随时打出一套拳法,来迎接各方客人;当年一年级的小豆包现在也要迎接高考了。这里的学校是北京援建的,老师们可以到北京的学校交流,孩子们的普通话水平都相当高,很愿意和客人交流。

  “人类疗伤的能力是惊人的”,两位高中生拨开人群冲过来,要求签字,俞敏洪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热情和活力,“他们健康开朗,活的没有什么阴影,让人欣慰”。

  但是,教育的问题不是经过大的努力就能毕其功于一役的。

  来听俞敏洪讲座的,是什邡中学600多名高中生,他们用渴望的眼神盯着台上。俞敏洪知道,这些孩子不仅是劫后逃生看到过生死的孩子,同样具有中国农村孩子、留守儿童身上的共性问题。

  “每次看见拖拉机从眼前‘突突突’地经过,我都会心潮澎湃,因为小时候很长时间我的理想都是做一名拖拉机手。”他开场就用自己的经历来拉近他与什邡中学同学们的距离。

  对于他们,俞敏洪有很多担心。既怕他们因为经历了生死,觉得人生苦短要好好享受,然后不思进取;又怕他们太想成功了又错过机会,没有把力气用在关键时刻。既怕孩子因为是留守儿童会陷于手机、游戏的包围,没有宏大的理想动力;又担心他们足够优秀自视甚高,闯出小地方到了名校被人歧视,而产生心理问题。

  他又像很多次讲座一样谈到了他自卑的北大往事。为了让同学们将来走出去后仍有强大的自我,与对抗歧视的底气,俞敏洪不惜贬损自己在大学时候的样子,“不仅窝囊而且猥琐”。

  俞敏洪告诉大家,除了同学出身都比自己好,他和北大同学一起测智商,人家都160、140的,起码也是130。“我偷偷考了3次都是100到110之间,这才明白为何自己要高考3次才能考上”。

  刚到北大,体育老师把大家带到游泳池让都游一个来回,然后以成绩分班。俞敏洪游得特快,不过都一个姿势——狗刨。老师大笑:从来没看见一个人狗刨能这么快的。

  “我当时恨死那体育老师了。”

  作为一个农民的孩子俞敏洪很老实,经常帮一个女生扛包。以为女生对自己有意思,结果有一天发现她有男朋友啦,俞敏洪就问:你不是有男友么,干嘛让我帮你扛行李?女生无辜地回答:我为了让我男朋友省点力气啊。

  说了那么多自己的故事,俞敏洪就是想告诉这些农村高中生,爹妈没法换,出身背景也无法选择,长相智商基因决定,“暴跳如雷是你自卑的表现。学会自嘲就说明你的内心已经在慢慢强大了”。

  俞敏洪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每次的提案几乎都是关于农村的教育问题。“现在城市孩子享受了极其丰沛的教育资源,在很多方面机会和优势都超过了西方。但有些边远山区的教育跟我们当年比改进不大,而且好老师更少了——我小时候农村还有几个右派老师,都是很优秀的。所以关注农村教育应该是必然的主题”。

  小若(为保护未成年人,匿名)今年整整10岁,24日也赶到什邡中学,她是《烛光里的妈妈》领诵之一。妈妈在她两岁时,离开家再也没给家里打过电话。

  小若现在就读于什邡市元石镇东岳村小学。上五年级了,这是第一次上台表演,而且是什邡市最好的中学——什邡中学的舞台。

  为了今天台上短短两分钟的表演,小若和其他12位小伙伴准备了两周。小若奶奶说,之前不太爱说话的小若,现在每天放学都笑嘻嘻地喊着,奶奶,我写完作业要赶紧去排节目。

  小若的奶奶不识字,爸爸长年在外打工。

  排节目的胡敏老师说:“希望这些孩子能有更多的机会被人关注,有展现自己的机会,收获一点点自信。”

  地震造成的伤痕还没有完全愈合,有不少孩子还在承受着父母因为灾难造成的心理问题,而产生的家庭分裂。

  “乡村孩子不能直接拷贝城市的教育方法。完全用城市教育的那种腔调根本不能调动这些孩子的学习积极性。”俞敏洪这些年到甘孜藏族自治州盐边一中、攀枝花泸州一中、凉山彝族的木里一中等老少边穷地区调研,一边走一边思考农村教育的问题、留守儿童的问题。

  在与德阳市旌阳区基层教师和校长代表交流时,俞敏洪表示:“乡村小学教育资源的引进存在两个方面问题,首先,什么样的教育资源适合当地教学?其次,如何用互联网方式缩小教育差距?互联网提供了大量优质教育资源,但进入乡村学校必然需要有一个因材施教的改造过程。新东方将在教育资源配置、教育资源改造等方面不断创新,满足乡村学校的教学需求。”

  他认为,灾区的孩子需要到更大的场域中展示自己,因为10年前的伤痛,能化作人生的动力。

  学校墙外的稻田里,联合插秧机正在有条不紊地工作。40多年过去了,14岁的俞敏洪曾是插秧冠军。他感慨,如果我沉浸在那个知足的小我里,插秧冠军现在只能回家打麻将了。因为我从农村走了出来,走向更高的平台,所以可以和全世界最优秀的人在一起,向他们学习,与他们谋事。“即使不想去综合类大学,你也不要被汽车修理工这个眼下挣钱的工作诱惑了,因为这类职业,很快会被人工智能替代,可以做个川菜厨师,那火候调料的控制,是机器永远不能算清的”。俞敏洪说。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5 www.puremiLd-so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203872号-6